市场各方有哪些新思考?

2021-07-27 08:43:00


  

编者按

  

今年4月份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工信部就2021年钢铁去产能“回头看”、粗钢产量压减等工作进行研究部署,明确提出“确保实现2021年全国粗钢产量同比下降”目标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我国粗钢产量达到56333万吨,同比增长11.8%。其中,6月份粗钢产量达到9388万吨,同比增长1.5%。虽然截至7月中旬,我国重点钢企粗钢日均产量旬环比已经开始下降,但下半年粗钢减量压力仍然较大。为此,本期《谈钢说市》栏目邀请了来自行业研究人员、市场分析师、钢贸商代表等,围绕粗钢产量压减目标如何实现、市场各方如何应对及当前面临的问题等内容各抒己见,以求为市场人士对这一问题的看法提供新的思路。

  

任庆平

  

钢企应自觉控制产能释放

  

国家今年初提出压减粗钢产量目标,就是要让钢铁行业转变发展理念,从高速增长转移到高质量发展的轨道上来。

  

日前,全国多个省份已经召开压减钢铁产量会议,部分地区已经下达限产通知。安徽、甘肃、山东、浙江、湖南、山西等省份均要求今年全年钢铁产量不超过2020年。不过,上述省份今年前5个月的钢铁产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4.94万吨~263.87万吨不等,下半年减产压力可想而知。

  

笔者认为,钢企要自觉控制产能释放。通过限产、减产,可以减少钢企对铁矿石、焦炭、废钢等原燃料的使用量,有望倒逼原燃料价格下降,从而降低钢企生产成本,同时也可以缓解市场供给压力,促进供需平衡,有利于市场稳定运行。

  

此外,钢企应按照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布的《钢铁行业自律倡议书》,抵制恶性竞争行为,在钢价快速上涨期间抵制高于成本的哄抬价格行为,在钢价下跌期间抵制远低于成本的倾销行为,共同维护市场竞争秩序,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。(作者来自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)

  

王英广

  

减产需要多方考虑、综合治理

  

近期,随着钢铁去产能“回头看”专项检查工作组赶赴江苏等地检查,市场上关于压减粗钢产量目标的声音越来越多。

  

目前,河北、山东、山西、江苏、安徽等省份压减粗钢产量政策已经逐步落地。甘肃、江西、湖南等省份的钢企也纷纷采取限产、减产措施,并提出“2021年全年粗钢产量不超过2020年”的目标,最高限产比例达到50%。从国企到民企,从钢铁重镇到全国各省份,都围绕压减粗钢产量采取了针对性的措施,足见减产决心之大。

  

据笔者测算,若按照“全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”这一标准,去年我国粗钢产量达到10.65亿吨,今年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达到5.63亿吨,这意味着下半年粗钢产量不能超过5.02亿吨。进一步测算可得,下半年全国粗钢产量至少要压减6100万吨,每月压减1000余万吨。从目前看,6月中下旬至7月上旬,钢协统计的旬度粗钢日均产量已经实现了旬环比连续下降,但这个减量与全年减产目标相比差距较大。况且压减产量伴随着钢价上涨,因此需要循序渐进地推进这项工作。

  

此轮压减产量与之前的明显不同。之前的减产仅是局部地区减产,粗钢总量没有下降,而这次是全国范围内的减产,政策力度、监管力度之大前所未有。正因此,市场对铁矿石、焦炭等原燃料的预期开始转弱,对钢材的预期开始转强。

  

目前,压减粗钢产量已经对市场造成了影响。首先,压减产量助推了钢价上涨,期货价格连续上涨,带动现货价格走高,部分地区热轧卷板价格再次逼近6000元/吨大关。今年上半年,高位钢价对下游需求造成一定抑制,如果下半年再次过快上涨,将影响后期需求释放,下游行业经营压力也将加大。其次,从今年第二季度经济运行数据来看,国内经济超预期转好。得益于出口需求旺盛,工业生产受到明显提振,制造业、基建投资双双回暖。笔者据此预计,下半年钢材需求将保持平稳增长。如果供给出现严重短缺,将对产业链供应链稳定造成影响。最后,由于钢企地域布局不均,重点产钢地区面临的减产压力更大,河北、山东、辽宁、山西等“产钢大省”需要更大力度的政策支持。

  

长远来看,压减产量有利于大型钢企提升竞争力,有利于行业兼并重组和资源再分配,但可能会在一定时期内加剧供需矛盾,导致钢价上涨、下游企业成本压力加大。因此,笔者认为,压减粗钢产量需要多方考虑、综合治理:需要完善市场价格运行机制,加强监管;加大铁元素进口力度,鼓励成材出口资源回流、优先保供国内;加强低碳炼钢工艺的研发,满足国内经济发展需求。 (作者来自北京GT研究所)

  

王国清

  

粗钢产量压减目标有望实现

  

近期,不断有关粗钢产量压减的消息,江苏、安徽、甘肃等省份相继提出粗钢产量压减目标,也有部分钢企开始实施减产计划。笔者认为,从目前的趋势来看,下半年粗钢产量压减工作有以下可能性:

  

第一,国家部委明确表态全国粗钢产量压减具体目标的概率较小。上半年,两部委提出2021年粗钢产量压减目标,给在成本、通货膨胀、需求等因素的推动下上行的钢市增加了更强的预期动力。笔者预计,后期国家部委对粗钢产量压减目标的表态将相对谨慎温和,以免对市场造成较大波动。

  

第二,各省份、各钢企的压减工作将全面铺开,压减力度相对均等。目前,提出压减目标的省份不超过10个。在统计的28个省份(自治区、直辖市)中,今年前5个月,粗钢产量同比没有增长的仅有天津市,足见下半年压减任务相当艰巨。

  

第三,压减配套政策将陆续推出。笔者认为,围绕压减目标,国家将在环保、能耗等方面出台更高的执行标准,特别是在秋冬季大气污染治理方面对钢铁行业的要求将更加严格。此外,为保证压减产量目标下市场供给充足,部分钢铁品种出口退税可能被取消,同时,其他钢铁品种征收关税也将是趋势所在。

  

钢协统计数据显示,7月上旬,我国重点钢企粗钢日均产量达到213.8万吨,创下今年初以来的新低,到7月中旬又增至219.4万吨。随着压减范围不断扩大,粗钢产量将继续收缩。笔者相信,虽然下半年压减任务艰巨,但在各省份、各钢企的共同努力下,压减产量目标有望实现。(作者来自兰格钢铁网)

  

马忠普

  

压减产量的前提是与需求适配

  

当前,市场各方对压减粗钢产量的认识并不一致,这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钢价走势震荡。由于我国铁矿石80%以上依靠进口的格局短期内难以彻底改变,这就决定了在有需求的情况下大幅减产,难以有效压低铁矿石价格,甚至可能刺激钢价上涨,不利于市场和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。

  

笔者认为,判断钢铁产量是否合理,要从需求、进出口、钢材库存等多个方面考虑。近年来,国内粗钢表观消费量呈现增长态势,这离不开下游行业对需求的拉动,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过后,国家多举措大力推进复工复产,下游行业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,下游需求较为旺盛。笔者认为,在需求增长的情况下,适当地增加产量是合理的,市场只有保持供需平衡,钢价才能企稳。在国民经济稳定健康发展的大前提下,如何做好市场供需平衡、确保产量与需求的适配,是压减粗钢产量的前提。

  

《中国冶金报》(2021年7月27日 07版七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