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场稳定才是钢铁产业链一致期盼

2021-06-01 13:43:00


  贾林海   5月26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,用市场化办法引导上下游稳定原材料供应和产销协作,做好保供稳价,打击囤积居奇、哄抬价格等行为。这已经是14天内,国务院常务会议第3次关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问题,足见铁矿石、钢材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增长对产业链上下游平稳运行的重要影响。   今年初以来,特别是“五一”节过后,钢市呈现大起大落走势,对钢铁行业生产经营和产业链上下游稳定发展造成较大影响。“跌宕起伏”的特点尤其在热轧卷板上体现得淋漓尽致,热轧卷板价格先用5天时间上涨900余元/吨,其后又用5天时间下跌1100元/吨。   动荡的市场走势引得国家果断出手调控。在国家对市场预期的强势调整下,坐在“过山车”上的钢价终于迎来“降温”。自5月20日起,国内市场各个品种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回调,且降幅均在10%以上。截至5月28日,中国钢材价格指数已经降至144.07点,回落至4月初的水平。   回顾今年初以来市场运行走势,钢材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究竟靠的是什么?在笔者看来,需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分析:   第一,下游行业景气度回升,钢材需求不断放量。从去年初算起,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至今仍未殆尽。凭借举国抗疫的伟大成果,中国早于去年3月份开始就快步迈入经济恢复进程中,成为去年经济唯一增长的主要经济体。进入2021年,中国经济成绩单依然亮眼,第一季度GDP达到249310亿元,同比增长18.3%。在强大的市场需求带动下,国内下游行业景气度不断提升,促使钢材需求不断放量,为钢价上涨提供了前提条件。   需求兑现情况从钢材库存这一数据便可知晓。据统计,我国主要钢材品种库存自今年3月初达到相对高位后,便开启了震荡下行走势。截至5月中旬,我国重点统计钢铁企业钢材库存量达到1463.95万吨,旬环比减少4.43万吨,同比减少24.37万吨。   第二,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对供给的影响预期增强。进入2021年,碳达峰、碳中和成为影响国内钢市政策面最显著的因素。随着工信部提出“坚决压缩粗钢产量,确保粗钢产量同比下降”目标,以河北唐山、邯郸为代表的主要产钢区域纷纷实行减产、限产措施。   再从近期接连出台的行业政策来看,5月1日起,旨在“促进抑出”的钢铁产品进出口关税政策调整正式施行;“五一”假期刚过,新版《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》出台;近日更有消息称,国家将对普通钢铁产品征收出口关税。   第三,进口铁矿石价格非理性暴涨,钢价被动拉涨。我国80%以上的铁矿石依赖进口,仅巴西和澳大利亚铁矿石就占中国铁矿石进口总量的81%。作为国际主要矿商的定价依据,普氏指数于4月27日突破193美元/吨、创下10年来高位后,于5月6日再次冲破200美元/吨大关,并于5月12日创出233.1美元/吨的历史新高。尽管5月28日的普氏指数已经回落至189.55美元/吨,但受铁矿石价格暴涨影响,今年前4个月,我国铁矿石进口均价同比仍然大涨58.8%,涨幅远大于同期我国钢价涨幅。   凭借“点石成金”的能力,国际主要矿商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。价格暴涨的铁矿石不仅蚕食着我国钢铁行业的利润,还通过价格传导到下游企业,对产业链稳定发展造成不利影响。虽然目前铁矿石价格有所回落,但其降幅明显小于钢价降幅。同时,普氏指数极易被操纵、严重背离现货定价定位、容易“快涨慢跌”的弊端仍然较为明显。   第四,全球资金流动性宽裕,大宗商品价格普遍大幅上涨。为对冲新冠肺炎疫情影响、刺激经济复苏,欧美国家自去年初开始实行货币宽松政策,大手笔放水救市。资金流动性宽裕,让大宗商品市场炒作行为增多,铜、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暴涨。自去年8月份以来,美国钢价暴涨160%。尤其是美国热轧产品价格自去年触及460美元/吨左右的低位后,于5月中旬涨至1644美元/吨(约合人民币10485元/吨),比同期中国热轧产品价格高出4800元/吨。不难发现,国际市场钢价涨幅明显大于国内,中国钢材在国际市场仍处于“价格洼地”。   总体来看,今年初以来的钢价上涨是由下游需求拉动、减产政策预期、原料成本支撑、全球量化宽松等因素综合叠加造成的。在笔者看来,阶段性的钢价上涨,确实让钢铁行业盈利有所好转,但投机炒作行为也随之增多,这必将对市场稳定运行产生不利影响。   面对高位钢价,下游行业反应不一,有的下游行业能有效传导成本,有的下游行业受制于订单模式的差异,传导成本较为困难。但毋庸置疑,钢铁行业并不希望价格大幅波动,市场稳定才是钢铁产业链一致期盼。正因此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于5月26日召开钢铁行业自律工作会议,发布《钢铁行业自律倡议书》,提出钢铁企业要加强自律,共同营造公平稳定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。   笔者认为,面对价格波动,上下游行业应加强沟通与交流,建立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,共同维护产业链的稳定发展;要增强市场意识,用市场手段解决市场问题。对钢铁企业来说,要转变发展观念,减少低端产品出口,增加高附加值、高技术含量产品出口。对下游行业来说,要对市场走势及时进行评估和研判,分析潜在风险,并利用期货等风险管理工具进行一定的套期保值操作。对行业协会来说,要继续推动行业加强区域市场自律和品种自律工作,加强与下游行业的沟通。对国家来说,要做好大宗商品价格异动应对工作,强化市场预期管理,并加强大宗商品交易法律建设,特别是对带有垄断性质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异动,既要用好“市场之手”,又要伸出强有力的“有形之手”。   目前,《关于“十四五”时期深化价格机制改革行动方案的通知》已正式下发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期货法(草案)》也结束了向社会征求意见阶段,国家稳定大宗商品价格的调控政策将接连落地。雨季来临,钢市将进入季节性需求淡季,钢价有望进一步回调。笔者认为,在国家对市场预期的调整下,回归供需基本面的钢价将企稳运行。